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2章 暗恋第二天

第2章 暗恋第二天


盛以一向是一个颇为坚持己见的人,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可以称之为固执了。

        陈鸿才一听就皱紧了眉。

        ——他确实没想到竟然在盛以这里出了问题。

        “我们这节目给嘉宾的费用可不低,”陈鸿才比了个手势,“这个数。”

        盛以这次头也没抬:“这样啊。”

        “……”

        确实,普通人还能被钱给诱惑,但盛家哪像是缺钱的?更不要说打小锦衣玉食的盛以了。而且,盛以自己也有钱,画师做到盛以这个地步,钱都是别人争着抢着送的。

        陈鸿才不抛弃不放弃:“上了节目你肯定就更红了,还能认识一堆艺人。”

        盛以这次抬了抬头,给了陈鸿才一个无波无澜的目光。

        陈鸿才:“……权当跟你老同桌叙叙旧也行,你们俩高三的同学呢,交情应该不错吧?”

        盛以没应声。

        没反应就是最好的反应!

        陈鸿才仿佛看到了希望,连忙追问:“江敛舟确实红,确实风头无俩,但是这个圈子谁能保证自己长红呢是吧?这一天天的流量为王,万一哪天他就被什么新生代的给取代了呢?你们关系不错,就当帮帮你老同学。”

        盛以喝下了杯子里最后一口咖啡,在陈鸿才饱含期待的目光里缓缓开了口:“陈叔。”

        “嗯?”

        “江敛舟那边是不是没告诉你,我们俩高中之后就再也没联系过了?”

        陈鸿才:“……”

        -

        盛以颇为流利地拒绝了陈鸿才那边的录综艺邀约后,在外面解决了晚餐才回了湖悦山色。

        路过一个大型商场时,盛以透过车窗向外看了一眼。

        商场的巨幅led屏前依然时不时有人驻足仰视,还有女孩子们兴奋的指指点点以及拍照留念。

        她也抬头看去。

        大屏幕上播放的是个广告,那张脸还没等她看清楚便一闪而过,只留下最后黑屏时潇洒恣意的签名——

        江敛舟。

        盛以给贝蕾发消息:【人生确实难以预料。】

        比如她读高中那会儿,也的确想不到同桌江敛舟后来会红极一时;更想不到,她与江敛舟多年未见,再次跟这个名字一起被人提起,竟然是有人邀请她、一个素人,去上综艺……

        最最想不到的,当然是……

        要不是偶尔在广告上看见,连长什么样子都忘了的同学,声称要跟她炒cp……

        啊,看这玄幻世界。

        贝蕾回消息回得飞快。

        【好一朵蓓蕾:可不是嘛,今天之前的我也难以预料到,你竟然有同学是十八线小明星。】

        【阿久:……】

        她深吸了口气,努力忍住了把自己亲闺蜜拉黑的冲动。

        当然,心大如盛以,既然已经拒绝了综艺邀约,那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天色变暗,雪也渐渐变小。

        盛以有一搭没一搭地吸着杯奶茶,溜溜达达地往小区里面走。

        走到自己那栋的楼下时,却被一楼的物业给叫住了。

        物业很热情:“盛小姐,您刚回来啊?”

        盛以略一点头,就听物业又招呼她,“您应该知道您那层楼的另外一套公寓被买走了吧?那套公寓的主人说想加一下您的联系方式,以后大家就都是邻居了。”

        盛以想了想,也是,毕竟两个人同住一层,和平相处还是挺重要的。便走过去拿出了手机:“电话吗?”

        物业递过来一张名片。

        纯黑色的,简约而富有设计感,上面只有一串数字和一个英文名,“ivan”。

        “您加这个微信就行。”

        盛以道了谢,拎着那张卡片,再次溜溜达达地上了楼。

        回到家里洗澡吹头发保养完皮肤,盛以又画起了一单商业插画。

        她工作时一向专注,结束时已经是夜里一点半了。

        盛以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正准备去睡觉时,才又看到了她随手放在桌上的那张名片。

        她把那串数字输入搜索栏,看到了对方的信息。

        微信id跟名片上的英文名一样,简洁十分的“ivan”,而微信头像则是一只白色猫咪的背影。

        ……还挺反差。

        盛以攥着手机进了被窝,这才点了添加好友,备注了自己的姓名。

        刚发送申请,准备放下手机时,那边竟然就飞速地通过了。

        盛以还挺惊诧。

        都这会儿了对方竟然还没睡?

        边思索着,盛以边发了消息过去。

        【阿久:你好,我是你的新邻居,叫我盛以就行。】

        隔了三秒,【ivan:嗯,我是ivan。】

        既然已经打了招呼,盛以随手戳进了这位新邻居的朋友圈,浏览了一下。

        ……江敛舟的红毯照?江敛舟的签名?再往下翻,是一张当时一票难求的江敛舟演唱会现场照片?

        而对方的最新一条朋友圈,则是……“需要票找我。”

        盛以飞速明白了过来——

        这年头做黄牛也不容易,看,这大半夜的还在营业,一秒通过好友申请。

        不过话又说回来,做黄牛这么赚钱吗?都买得起湖悦山色的房子了?

        翻到一半,贝蕾又日常夜里发疯了。

        【好一朵蓓蕾:啊啊啊!!!阿久我要疯了,元旦有段明霁和汪欣桐的红毯合体,我要去,我一定要去!】

        【好一朵蓓蕾:呜呜呜可我刚问了我的黄牛,说这场红毯的内场票很难搞到,都给媒体了tat】

        盛以拨了拨头发,回:【我问问我的黄牛。】

        【好一朵蓓蕾:……你竟也有黄牛?!】

        盛以没理她,又戳开了跟那位ivan的聊天框:【有元旦段明霁和汪欣桐的红毯内场票吗?】

        【ivan:……】

        【ivan:你是他们的粉丝?】

        这黄牛还管挺宽。

        不但管挺宽,而且还没什么自知之明。

        【ivan:我还以为你是我粉丝。】

        【阿久:不,我是你爸爸。】

        【ivan:……】

        bking盛以耐心告捷,懒得在深夜和一个黄牛扯皮,键盘敲得飞起:【有还是没有?】

        【阿久:可以加钱。】

        【阿久:两千。】

        【阿久:五千。】

        【阿久:一万。】

        【ivan:……】

        【ivan:有。】

        穷得只剩下钱的盛以果断地转了两千块钱过去:【定金,其余的我拿到票再给。】

        说完,早已困得眼皮快要粘住了的盛富婆,迅速地给贝蕾发了个“ok”,就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

        今年的初雪竟格外绵长。

        断断又续续的,便也下了两三天。盛以每天早上起来都会看一眼窗外,看外面的雪被扫了又积,积了又扫。

        她本就宅,这下更是宅得理所当然,安心在家里画起了画。

        在这几天里,盛以对销售人员的能力有了更加充分的认知,当然,这些认知主要来源于她的那位新邻居。

        【ivan:你要江敛舟的签名照吗?】

        【ivan:便宜出。】

        盛以看了一眼,又画起了画,没回。

        销售人员不抛弃不放弃。

        【ivan:你要江敛舟的红毯票吗?】

        【ivan:好位置,便宜出。】

        盛以面无表情。

        销售人员踩在她容忍的底线上继续蹦迪。

        【ivan:你要江敛舟的绝版签名专辑吗?】

        【ivan:绝对保真,便宜出。】

        盛以这次沉默了三秒,看着这糟心邻居,反问:

        【阿久:多少钱?】

        【ivan:30,顺丰包邮。】

        【阿久:给你60,带着你的十八线艺人周边离开我的世界。】

        【ivan:……】

        眼看着黄牛终于安静了下来,盛以满意地点头,正准备继续画画,便听到手机响了起来。

        是盛元白,盛以的堂哥。

        盛家是明泉市的一个大家族,盛以这一辈男性居多,盛元白排行第七,而盛以则是年龄最小的一个,排第九。

        她的小名叫阿久,便是“九”的谐音,寓意长长久久。

        盛以接了起来:“喂?”

        “阿久,”盛元白叫她,“我今天来你家附近谈点事,中午陪我吃顿饭。”

        盛家这一辈的人都宠盛以,但盛元白无疑是跟盛以最亲近的一个。

        所以尽管宅女bking不喜欢交际,但盛元白的饭还是得吃的。

        盛以应了一声,掐着时间换了衣服化了妆,出门赴约。

        刚关上房门站在电梯间等电梯,电话就又响了起来。

        这次却是一个明泉市的陌生来电,盛以接了起来。

        电话那边很热情:“您好,请问是盛以盛小姐吗?”

        信息泄露真厉害。

        盛以没什么感情地就准备挂电话,那边似乎察觉了她的意图,连忙拦下来:

        “等等等等,别挂电话!我不是推销的,我是《同桌的你》节目总导演。我们节目这边真的对盛小姐你特别中意,你如果有什么额外的要求也可以直接提,确实很希望你来参加我们节目。”

        盛以皱了皱眉:“我不是已经拒绝过了吗?”

        导演:“是,但是我们这几天又看了一下其他的备选嘉宾,觉得都不如你更适合我们节目。这……盛小姐,你是有什么顾虑吗?不如说出来,我们都可以商量的。”

        顾虑……

        盛以缩小通话界面,飞快地问贝蕾:【明星有什么忌讳的吗?】

        仿佛时时刻刻都在摸鱼的贝蕾秒回:【忌讳?】

        【好一朵蓓蕾:约炮?草粉?】

        行,不错。

        沉默的时间有点长,那边的导演又催了催:“喂,盛小姐你还在吗?”

        盛以戴上口罩,抬头看了眼显示屏,电梯快到了。

        她也不想再跟导演继续聊下去,顿了顿:“嗯,在。”

        电梯门缓缓打开,里面似乎有人,盛以也没在意,垂着脑袋语气沉重:“导演,你有所不知。我是江敛舟的粉丝,不接近还好,一起录节目万一……”

        她还叹了口气,“万一传出来艺人睡粉怎么办?”

        大概是因为盛以这内容实在劲爆,空气里就这么沉默了两秒。

        盛以正想假装信号不好挂掉电话,便听到电梯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道男声。

        语气一听就知道很不爽,言简意赅地一声:

        “啧。”

        盛以诧异抬头。

        盛以陷入沉默。

        盛以挂掉电话。

        盛以……回想了一下自己的发言。

        她沉默两秒,盯着那张之前还在商场led大屏里看到的俊逸无双的脸。

        压下满脑子的“靠靠靠他怎么会在这里”,假装很惊喜又很巧合的样子,盛大佬淡定挥了挥手,直接自信:“嗨,偶像。”


  (https://www.23xstxt.net/book/96362/96362540/33418933.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