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57章 明撩第五七天

第57章 明撩第五七天


电话挂断,  整个大厅都陷入了一片寂静。

        但很显然,所有人都很明白彼此的感受,大家并不是无话可说,  而是……

        有很多很多想说的,  却发现似乎什么也说不出口。

        所有人都没想到,一个按照游戏任务拨出来的电话,竟然让大家听到了这些。

        盛以把手机再次递交给工作人员,  垂着头,有些看不清神色。

        江敛舟顿了顿。

        ——方才在察觉到不对的第一时间,他就下意识地要示意工作人员切断直播。

        盛以示意自己没什么大碍。

        可他还是赶在安老师“车祸”两个字说出口之前,让节目组切掉了直播。

        彼时,  直播间里正疯狂刷着弹幕,  一整片都是“???”,而后,直播间猝不及防地黑了屏。

        有网友只以为是自己的网不好、再或者是流量过载,直播平台出了问题,  但再怎么刷新更改也没挑出来直播间。

        但尽管切断了直播,  现场仍旧有许许多多的工作人员,电话也不会挂断,他便只能枯等着。

        是以,刚才的那几分钟,  江敛舟倍感煎熬。

        哪怕因为盛以这段日子以来的种种表现,他已经隐约在心里猜到了些什么,  可自己的猜想跟亲耳听到再证实……

        完全不是同一种心情。

        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有了解释。

        为什么盛以说因为一些私人原因不能开车,为什么再次遇见后盛以画风突变,  为什么盛以没有去读美术系,  为什么盛以不再用右手写字画画,  为什么盛以提稍重的东西全都用左手。

        甚至是之前有一次跟盛以聊到了,他问她怎么看了这么多,当时盛以怎么回答的来着?

        哦,她说的是——

        “有一段时间因为也做不了别的,实在无聊,就刷了一些。”

        她当时的语气实在过分平淡,一如她提起她不能开车、或者没有去读美术系一样的。

        平淡得像是简单的叙述,就像是“我今天午饭吃的是火锅”一样的,让听的人完全不会多想她是否有任何隐情一般。

        无波无澜,随意且自然,仿佛根本不是什么提不得的话题,随口一说罢了,更是丁点没有把那些事当作博取同情的谈资。

        是以,总是让人关注不到一句话的重点。

        比如她说无聊所以看,大多数人也只会问她都看了什么,却不会注意她是因为什么而感到无聊?

        ——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躺在床上,当然会觉得无聊。

        并且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件事,可能一辈子也没办法再做了,所以不但无聊,可能还会……

        心灰意冷吧。

        她当然不会哭不会闹,盛以向来不是这样的人。

        江敛舟甚至不敢去细想盛以当时的心情。

        读中学时,其实景城一中有不少人在读艺术班,甚至有很多都是从零开始学的。

        他有一次去画室找盛以,便听到旁边有人在低声议论,说素描真的太难了,要不是为了高考谁会学这个?

        但盛以不是。

        她就是喜欢。

        江敛舟最初开始在意这位容貌出色、但话很少的同桌,就是从看她画画开始的。

        太专注了。

        创作的过程其实本身是痛苦的,哪怕是你自己很喜欢这件事,可是时间稍一久自然就会变成苦差事。

        ……但盛以不会。

        她就是很开心地在画画,享受的不仅是画出来的结果,还喜欢这个画画的过程。

        他最开始很难免地就会好奇,她到底是有多喜欢画画,才能每天都这么开心地创作?

        一天,两天,三天。

        好奇心便好像开始被一些别的情愫所取代。

        他那会儿就在想,盛以这样的人,就合该自由自在、无所顾忌地画一辈子的画,永远做自己喜欢的事,谁都不能阻拦她。

        就像是刚才那位安老师所说的,盛以到底是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才会在醒来时跟她说“我真的很想画画”?

        盛以出院之后,又是怎么样用左手拿起笔,抛开以前一切的一切,再次从零开始学画画,而后一学便是这么多年,直到近年来声名鹊起?

        江敛舟甚至想起,他们当时提到那个话题时,盛以看过的大都是主角因为体质问题做不了什么,却在得到了机缘后又崭露头角的文。

        人看什么,总是希望从中得到一些东西的。

        可能是幻想,可能是感动,可能是憧憬,也可能是……

        支撑自己的一些些力量。

        那盛以想从里面获得什么呢。

        他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

        江敛舟张了张嘴,却一时间恍若失声一般,什么也说不出口。

        他走到了盛以对面,看低着头的女孩儿。

        他向来不算是一个同理心太过强大的人,可此时此刻,他却真的感同身受地痛苦了起来。

        已经远不是心疼可以概括,江敛舟甚至无法用言语概括自己现在的心情。

        想重重地出一拳来发泄,可面对的却是一团棉花,所以最后只能攥紧了手,青筋又浮在了上面。

        江敛舟慢慢慢慢抬起了手,似乎有些难以下定决心似的,最后抿了抿唇角,轻轻放在了盛以头顶。

        很轻盈,像是没有重量的一片羽毛似的。

        盛以抬起头,看他。

        很安静地弯眸笑了出来。

        江敛舟便只觉得再也没办法呼吸,心脏像是被狠狠捏紧了似的,他揽住盛以的肩膀,蓦地将她拥入怀中。

        他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可落在盛以肩上的,却皆是小心翼翼。

        盛以闭了闭眼,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鼻尖全都是他身上的味道。

        很让人安心的味道。

        其实怎么说呢。

        早已过去数年,她也已经从那片阴霾中走了出来。

        身边除了亲人,知道的并不多,哪怕偶尔提起来,盛以也只是三言两语寥寥带过。

        她自觉地实在没什么提起的必要,意外而已,人生这么长,她已经足够幸运,哪能避免这样一个小意外?

        何况,除了最开始那段时间以外,她自认生活也没受太大的影响。她还能画画,她还能行走,已经远比很多很多人幸运了。

        可……

        就在江敛舟的怀里,她却一瞬间觉得有一些委屈。

        说不清楚的委屈。

        就连她高考完在病房里醒过来,听到医生小心翼翼地跟她说“你的右手可能再也没有办法提重物,也不能拿画笔了”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委屈。

        她那时只是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后来甚至能听见有护士讨论过她,说那个很漂亮的女孩儿意外地很坚强,连哭都不曾有过。

        盛以当时想。

        她有什么好哭的呢。

        她已经捡到了一条命,本该庆幸了。

        可现如今。

        她就是忍不住地,一颗接着一颗的眼泪从眼眶里滚了出来,一点点地沾湿了江敛舟的外套。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掉眼泪,就像是一个跌倒的小朋友,也只会拍拍裤子上的灰尘,看看自己的伤口胡乱吹两下。

        可若是这时有人会拍拍小朋友的肩膀,把她抱进怀里轻声安慰,小朋友便会哇地一声哭出来,说好疼啊真的好疼啊,疼得怎么都忍不住。

        江敛舟却压根没有管眼泪和化妆品是不是会弄脏自己昂贵的外套,只是越抱越紧,唇压在她的发丝上,低声轻哄:“你真的很棒,辛苦了。”

        他顿了顿,头一次在她清醒的时候这样叫,“……宝宝。”

        他的宝宝。

        他在心里如此唤过无数声,却鲜少叫出口,更是第一次真正被她听到。

        江敛舟甚至在心里庆幸。

        想,幸好他已经表白过了,所以可以肆无忌惮地对她好,不怕她误解,不用在这样的时刻,连一声称呼都不敢叫。

        有时候,那些阴霾你以为自己走出来了,你以为什么都不用在意了,你以为那些事情你全都自己扛过来了。

        可,也不过在听到一声“辛苦了”的时候,泪流满面。

        ……

        大厅里的人很多,可全都寂静无声,仿若自己是个身外客,根本不曾存在于这个世界一样。

        无他。

        那两个人,好像完全让别人插不进去一般;自然,也没有人想要插进去。

        无故切断直播录制,这其实已经算是重大直播事故的级别了,尤其是《同桌的你》如此庞大的观众体量。

        但在场的工作人员们却都得了授意,不去打扰他们两个人,暂时中断录制。

        节目组正在紧急处理这场直播事故。

        在数万万观众们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等到了节目组在官网、直播间和微博同时发送的公告。

        公告说,设备出现了一些故障,正在进行紧急排查,请观众们耐心等待,会在设备恢复的第一时间点恢复正常直播录制。

        除此之外,也很真诚地道了歉,态度好得简直让人挑不出来刺。

        不管是论坛,还是节目官方超话以及各大cp超话等,全都乱成了一锅粥。

        各个艺人的工作室,以及官方粉丝组织也都第一时间站出来安抚粉丝们的情绪。

        cp大粉“木以成舟yyds”微博下的评论区,稍一刷新就立马多出几十上百条评论。

        ——显然,这条公告让纯观众看了,勉强还能相信。

        但这些每天混迹于微博与各大论坛的cp粉们,一眼就能看出这条公告里的一些未尽之意了。

        【如果是别的节目组,发这个公告我可能还会信上三分,可这是《同桌的你》……拜托,财大气粗到从来一丁点问题都没有出过的《同桌的你》,切了这么久了,他们别说排查故障了,早几百年已经换好新的了。】

        【对啊yyds姐姐,我好着急啊!肯定是因为那通电话才切断的直播,那位安老师是不是透露了些什么?我好担心阿久老婆呜呜。】

        【安老师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在夸阿久画得很好,然后又说会经常想起第一次见到阿久的样子,到这里就切断了!到底是什么样子,阿久到底怎么了!】

        【我觉得肯定是出了些意外吧……我的天,阿久老婆的性子已经挺清冷了,按照安老师的话来说,她刚见到阿久时比现在还沉默寡言吧?之前说她伤到了右手,难不成是出了车祸之类的导致没办法画画了?】

        【不要啊!!!楼上的姐妹只是这么一说,我就心痛得根本不敢去想象了,如果是真的……舟哥估计得心疼死吧tt】

        ……

        微博下面一片议论纷纷,全都在各种各样地猜测,向来无比活跃的“木以成舟yyds”却一直没有出现。

        直播中断足足十分钟后,她才发了一条微博。

        木以成舟yyds:“请大家镇定一些,可以知道的是阿久没事,预计中断的直播很快就会恢复。无论你们内心如何猜测,在没有官方证实的前提下请务必保持理智,不要在公共平台上散发不实信息。

        同时,我们是粉丝,但更准确地形容是他们的网友,阿久只是个素人,请大家切勿过分探求她的私密信息,保持恰当的边界感。我们要以更好地方式支持我们喜欢的人!”

        “木以成舟yyds”一直是整个cp粉群活跃且态度中立的存在,很多cp粉都挺支持她。

        方才是因为出现了开播以来从来没有过的突然中断,并且中断时间较长,粉丝们才会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转。

        这会儿“木以成舟yyds”一发言,很多粉丝都开始觉得她说得挺有道理。

        别的不说,就算是《同桌的你》切断了直播,节目组也一定有切断的理由。

        大概率就像是“木以成舟yyds”所说,涉及到了盛以的一些私人问题,并且是并不适合被这么多观众们所知道的信息。

        在这样的前提下,如果他们这些cp粉还要刻意去挖到底是什么样的私密信息,那跟私生粉狗仔队又有什么区别呢?

        很快,在各方的组织之下,方才还一团乱的观众们也稳定了下来。

        三分钟后,直播间恢复了正常。

        一瞬间,无数的观众们再次齐齐涌了进去,直播平台硬生生顶住了这么大的流量,显示的画面一切正常。

        就连嘉宾们也都是刚才断开前的模样,仿佛那个所谓的“设备故障”并不是设备故障了,而是按下了时间的暂停键,直播间里的所有人都停在了断开前的那一秒——

        如同电视节目一般,在等待故障排查完毕,便能继续演播下去。

        【啊啊啊我终于进来了!刚才到底是怎么了,急死我了急死我了,电话挂断了吗已经?】

        【呜呜抱抱阿久老婆,阿久老婆现在状态怎么样呀?如果状态不算特别好的话要不然今天就录到这里?我更担心你的身体tt】

        【对啊,毕竟阿久宝贝身体刚刚恢复,大病初愈呢,虽然比病之前看上去还胖了那么一些吧……】

        【靠,前面的那位姐妹,你的一句话,瞬间冲散了我所有酝酿好的情绪!】

        【阿久是不是补过妆了?感觉好像压了压眼圈的红,是不是哭过了啊?还有,jlz你能不能控制一下你自己,你的眼睛都长在你老婆身上了!】

        ……

        广播响起:“欢迎大家回到直播间,节目组的设备故障完毕,对各位观众造成的困扰也深表歉意。我们会深刻检讨本次直播事故,保证下次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那我们现在录制继续!”

        既然已经说录制继续了,那就又回到了游戏本身。

        盛以的情绪也已经平定了下来,她又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任务卡。

        而后跟江敛舟交换了一下眼神。

        江敛舟自然是看懂了盛以的意思的——

        “你确定你写的是‘前进到终点’?”

        江敛舟稍一点头,疏懒抬眸。

        意味也很明显——

        “你还不相信哥吗?”

        盛以:“……”

        有些时候确实不是那么的相信。

        她点了点头,大致的意思是——

        “那我们这个环节不就是注定的第一名了?”

        bking就是bking,都这个时候了也不忘关注游戏的结果。

        这么一想,她突然就觉得方才的那通电话……

        打得好像也挺值的。

        广播响起:“恭喜江敛舟、盛以组合完成任务——”

        “你们可以后退到起点了!”

        江敛舟:“……”

        盛以:“……”

        盛以差点就比出来的“耶”都顿在了半空之中。

        她不可置信地缓缓转过头,看向了旁边的江敛舟。

        江敛舟:“……”

        他其实也挺不敢置信的。

        那毕竟是他亲手写的任务卡,先不说按照他一贯极其出色的记忆力,那张任务卡也就是一个多小时前写的!

        哪怕现在的任务卡从他手写的变成了节目组机打的,但一字不差好不好,他怎么可能会记错!

        但,刚刚才说出口了“你还不相信哥吗”,这个时候肯定不能露出震惊的表情的。

        他自认为酷酷地别开了头——

        实则是根本不敢看盛以的表情。

        【……】

        【尼玛贵节目真的是全程无尿点,永远都在最关键的地方让我倍感意外。】

        【我没理解错吧?那张任务卡应该是舟哥写的,并且应该是“前进到终点”,阿久才会即使不怎么情愿、但依旧去打了那通电话?那现在……】

        现场的嘉宾们也都很茫然,唯有薛青芙微微一笑,而俞深则推了推眼镜。

        江敛舟确实觉得自己承受不了盛以的怒火。

        所以他顿了顿后,缓缓举起手来,向节目组提出了申诉:“我认为这张任务卡有失公允,请节目组给予一个合理的解释。”

        《同桌的你》节目组向来是一个很人性化的节目组,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允许嘉宾进行申诉的。

        因此,大屏上缓慢揭示了被节目组打了码的任务卡。

        ……确确实实,是【后退到起点】。

        盛以:“……”

        【……】

        【江敛舟,今天彻底安息吧,没有人可以救你了[蜡烛][蜡烛]】

        【逼王最难忍受的是最后一名,比最后一名还让逼王难以忍受的,是本来可以第一名。江敛舟,你连犯几条大忌,我们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只有明年的此时为你默哀三分钟了。】

        【辛辛苦苦三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

        江敛舟甚至是有那么几分瞳孔地震的。

        ——实话说。

        节目组都不敢想会有这么戏剧化的效果,简直比剧本安排好的还要更剧本。

        广播:“因为江敛舟、盛以组合触发了本环节的特殊机制,因此现在特地给予解释。按照《同桌的你》惯例,每个环节拿到第一名,都会在下个环节产生一定的优势。”

        “上次录制,最终大环节的第一名是薛青芙、俞深组合,因此也在本次录制的第一个环节拥有优势。而他们所拥有的优势便是——”

        广播一顿,再次习惯性地卖了关子,道,

        “可以复制任意一位嘉宾的任意一张任务卡,并可以从中选择将‘前进/后退z格’保留或者更换为相反。”

        “薛青芙和俞深指定了江敛舟为复制对象,从中抽取了这张任务卡进行复制,并将‘前进到终点’更换为‘后退到起点’。”

        “而江敛舟和盛以组合投骰子选择的这张任务卡,并非江敛舟本身撰写的那张,而是薛青芙和俞深组合所复制到的。”

        江敛舟:“……”

        盛以:“……”

        盛以默默捏紧了拳头。

        江敛舟开始尝试为自己开脱,他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一声:“……这真的不能怪我。”

        这倒是。

        ……所以就更让人生气了!

        现在连个可以怪罪的人都没有了,她做了那——么多任务,最后还打了电话,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掉了眼泪,结果还要苦哈哈地回到起点。

        段明霁跟汪桐欣喜从中来。

        段明霁不愧是游戏主播,就是喜欢刺激,偶尔着实胆大包天。

        他朝着江敛舟豪气一拱拳:“多谢舟哥将第一名拱手向上,滔天恩情,段某定铭记于心。”

        江敛舟:“……”

        我看你是想让我死。

        之后的游戏进展飞快,第一环节迅速落下帷幕。

        段明霁和汪桐欣拿到了第一名,薛青芙和俞深拿到了第二名,宗炎和尹双拿到了第三名,而江敛舟和盛以……

        “恭喜江敛舟、盛以组合获得本环节的第四名,恭喜他们!”

        盛以:“……”

        江敛舟:“……”

        宗炎拍了拍江敛舟的肩膀,想笑又拼命忍住,还要做出一副同情的模样来:“那、那个……舟哥,要不然就……再跪一次搓衣板?”

        尹双也附和:“也是,毕竟大丈夫能屈能伸嘛,阿久宝贝心软,很快就能原谅你的。”

        宗炎沉默两秒,对着尹双灵魂发问。

        声音很小的,但就是恰恰好能被耳麦收进去、更能被一旁的江敛舟听到的。

        “舟哥……伸过吗?”

        江敛舟:“……”


  (https://www.23xstxt.net/book/96362/96362540/32330195.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net